归去来兮

这里是骨头!
专注傻白甜,偶尔写写虐
全年五月病及拖延症晚期没得治
↑网页版目录里是所有文章的索引
低产。随缘更新。

以下是目前吃的cp:
BL↓(可逆)
刀剑乱舞/烛俱
全职高手/黄喻+江周+于远
独闯天涯/流风
T&B/兔虎
NARUTO/带卡+佐鸣
APH/米英
Lamento/白茶
Sweet Pool/哲蓉
DMMD/椅苍
JOJO/露仗
我英/胜出+轰出
凹凸/瑞金+安雷+雷卡
CA/盾冬
Merlin/AM
X-Men/EC
Thor/锤基

乙女向/NL↓
梦100/萨奇亚x公主
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
NARUTO/四玖+鹿鞠
FSN/士樱
FZ/切爱丽
FGO/エドぐだ+シロぐだ+男主盾

百合向↓
FGO/女主盾+莫剑+双贞

角色中心/粮食向↓
JOJO/仗助中心+徐伦中心+西&乔
NARUTO/水门班+7班+自来也&长弥南
FATE/卫宫家中心(各人中心)+天草中心+咕哒子中心+卫宫姐弟

[JOJO/二部][C&J]每天起床都看见西撒酱在裸奔

  • ↑并没有wwww





乔瑟夫把玩着之前从集市上淘来的木制人偶,始终没发现这玩意儿有什么稀奇的地方,怎么看也只是个装饰品吧。他不由得埋怨起自己当初怎么就听信了商贩的话把它买下来了呢——让自己所思念的已故之人的灵魂附到木偶上来重新获得肉体而“继续活下去”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啊?
他兴致缺缺地放下木偶,抓起一边的被密封住的小试管凑到眼前,轻轻摇晃,里头的小石子也跟着叮叮咚咚地撞击着容器壁。
“西撒,抱歉啦我好久没去见你了。最近艾莉娜奶奶的身体时好时坏的,劝她辞了工作好好休养就是不听;丽萨丽萨找到她的第二春了,西撒你作何感想呀;说起来SPW大叔现在还是单身呢,干脆和奶奶在一起算啦;丝吉Q还是老样子,神经粗得不得了,我都不知道我可爱的荷莉被她带去旅游一趟回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乔瑟夫轻轻说着近来的一些事。
接着他小心地把试管放进木偶的怀里——人偶作双腿盘坐两臂伸在胸前像是环抱着什么的模样,恰好能把试管放在手臂之间并且不会倒下。
“晚安啦,西撒酱。”

他这晚睡得格外香。

第二天清晨乔瑟夫感到自己是在某个人的怀抱里醒来的。他随意地伸手摸了摸——嗯、肌肉很结实,皮肤光滑又有弹性,老二也非常有精神……呃?
乔瑟夫立刻清醒了,他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人。金色的头发,双眼下的一对倒三角模样的胎记,怎么看都是六年前已故的他的同伴。他不由得狠狠倒抽了口气,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把眼泪都掐出来了。
“鬼、鬼啊————————————!!!!!!”
“快闭上你的嘴JOJO。”
是西撒的声音。
乔瑟夫乖乖闭上嘴。下一秒他就跳了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一脸正气凛然地大叫。
“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西撒!”
“我没——”对方顿了顿,重新开口,“是你用那位西撒的血液唤醒了我。”
“哈?!”
“昨晚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吸收了那些小石头上沾着的血液。”
“是你的意念造成的。我只是根据你的意念吸收了血液而已,因此我能够拥有这血液主人的外表与思想——拜托你不要乱动好吗——但只能被召唤我的人看见,也就是你,而我在其他人眼中只是一团空气。”
西撒一口气把事先想好的话说完了,这才松开捂着对方嘴的手,然后揉了揉被扯痛的双颊。
乔瑟夫沉默着坐在他对面看着他。
西撒抱着臂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这么说,你并不是西撒对吧。”
“没错。”
“……西撒真是个笨蛋。”
“哈?”
“我说,西——撒——酱是个笨蛋!”
“你突然在说什么啊JOJO!”
“你以为你能骗过本大爷吗,演技真是太差了西撒酱!那个大爷也说过这木偶能让人起死回生。况且只是血液还是已经干了六年的怎么可能把思想都复制了啊!?”
西撒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他知道那商贩这么对乔瑟夫说过,为什么这个天真的家伙要相信啊,还有那股小聪明也真不是时候。……他并不想让对方认为他就是西撒,他不确定这木偶的“保质期”有多长,会不会哪天他又得变回灵体,只能不被看见地徘徊在那个人身边。
“……我现在有点累,得先睡一会。”
最后西撒这样说,然后便一头栽倒回枕头上。
没能反应过来的乔瑟夫只能对着已经闭上眼的西撒干瞪着。他相信自己的感觉,这个人绝对是西撒,即使是附身在木偶上的灵魂,也一定是西撒的不会有错。
他躺下来,连带着被子一起抱住了对方,也跟着睡着了。


大概将近中午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再次醒了过来。他们一起坐在床上,开始了久违的对话。

“西撒,你还会用波纹吗?”
听到乔瑟夫这样的问题,西撒顿了顿,才回答:“当然没法再用了,毕竟这身体……喂JOJO,靠太近了!”
“什么嘛,西撒酱真是太小气了。”
乔瑟夫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捂着额头,那里在刚才被西撒狠狠敲了一记,“还想和你比一比呢,我可是变得很厉害了哦。”
对方被他这幽怨的表情看得浑身不自在,快速地接了句我知道,然后把视线移到别处去。一直盯着他的乔瑟夫笑嘻嘻地凑上前去,两个人的鼻尖几乎碰在了一起。
“西撒知道是因为一直都在看着我吗?”
“当然没有!”西撒下意识张口否认,在这一瞬间他的嘴唇轻轻地擦过了乔瑟夫的,还没等他自己有什么反应对方已经红着脸向后弹开了。
“那你怎么会知道!一定是因为一直看着我——哎哟!!”
西撒看着由于动作太大而跌下床去的同伴叹了口气,爬到床沿边向正捂着头怪叫的乔瑟夫伸出手。
乔瑟夫握住那只手。“好痛啊西——撒!”随着陡然拔高的音量,他猛一用力把对方也扯下了床。与他原本的计划不同的是西撒并没有跌在他旁边而是直挺挺倒在了他身上,尽管对方立即用手撑住地面缓解了些许冲击力,他还是被撞得呼吸一窒。
“JOJO你干什么!?——!”
面对西撒的质问,乔瑟夫仅用了一个动作来回应——他坏笑着屈起膝盖用大腿蹭了蹭对方的下体。

西撒获得新的肉体时本就是赤身裸体的状态,之后又因这的不适与疲惫再次睡下,期间都有被子遮着也没什么,只是现在被乔瑟夫拉下床后身体完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尽管这在对方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前于他而言没什么所谓。

“肉搏啦肉搏!”乔瑟夫狡黠地眨眨眼,又马上接口,“你的下一句话是——‘这算哪门子的肉搏啊!’”
“这算哪门子的肉搏——”西撒皱起眉,在意识到对方的话后立刻收了声。他咂咂嘴,用手去抵住对方调皮的大腿。乔瑟夫则用另一条腿继续。
“JOJO!”
“好啦好啦,不再逗你就是了。”
西撒无言地松开手,慢吞吞地从对方身上爬起来,他忍耐着往那张傻笑的脸上踩一脚的冲动,径直向衣柜走去。
然后他对着满衣柜挂着的一件件同款式服装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发出一句“该说真不愧是JOJO你吗”这样意味不明的感叹。
不知何时已经爬起来的乔瑟夫站在他旁边,一手耍帅地将手指顺着额头插进头发里,一手扶着衣柜的边缘满脸得意:“怎么样西撒酱,我的衣柜很壮观吧?”
“啊。”西撒面无表情地发出一个音节。
“西撒酱好冷淡!”
乔瑟夫把他挤到一边,在那些处于衣柜内底部叠放着的衣物里翻找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找给西撒穿的衣服啊,等等。”
原来并不是所有的衣服都一模一样吗?西撒在心里这样想着。可他总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锵锵!”乔瑟夫在最底下抽出了一个大箱子,他打开箱子,一边继续翻找一边解释道:“这些是我给荷莉买的,每个岁数都有两套。唔……来试试这个吧西撒!”
他把整齐地折叠着的浅绿色蓬蓬裙抖落开来展示给西撒看,上面缀着些繁复交错的花边,裙摆处连接着的珠链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
西撒向后退了一步,他心怀侥幸地想这个笨蛋只是在和他开玩笑吧。
“啊啊对了还有这两样。”乔瑟夫嘟囔着把裙子挂到手臂上,蹲下身去又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对白色丝袜和一条有着白绿相间的条纹的三角内裤。
“……”这家伙是认真的吗?得了吧比起这些他宁愿裸着。西撒挪了挪脚步,随时准备落跑。
一脸灿烂笑容的乔瑟夫向西撒靠近,“快来试试吧西撒,我会帮你穿的!”
“谁要穿那个啊蠢货!”
“诶诶诶!别跑啊西撒!西——————撒————————!!爸爸我现在就想看看女儿穿我亲手挑的衣服的样子啊——!”
“谁是你女儿啊!!”
手里提着装备的乔瑟夫和一丝不挂的西撒于是在不小的卧室里跑来跑去。


最后在西撒拿出消失做威胁后,乔瑟夫终于放弃了这恶趣味的玩笑。他一边叠着衣物一边用不大不小刚好但能令远远站在另一个角落里的西撒听见的声音嘀咕着,“因为我很久没见到西撒酱了忍不住想捉弄一下嘛。”
“JOJO,你这么说让我有种后悔再次见到你的感觉了。”
“嘿别这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西撒酱——”
这样说着的乔瑟夫始终挂着一副欠扁的笑容——至少在西撒眼里是这样——然后他从衣柜里挂着的衣服中拿出一身来,走到西撒身边给对方递过去。在西撒伸手接过的当口,他坏心地拍了下对方赤裸着的臀部,并成功使其发出一声清脆的“啪”响。
“西撒酱的屁股真是又翘又有弹性呢,摸上去好舒服啊。”
没料到对方会有这番举动的西撒吓了一跳,他看了看眼睛里闪着狡黠的乔瑟夫,下定决心反击回去。他于是绽开自己引以为豪的魅惑笑容,用手在乔瑟夫的左半边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接着像是舍不得离去死的来回抚摸着,然后他凑近到对方耳边低声言语,“你的也绝不在我之下呢,JO↑JO↓。”
西撒一边说着,一边向上移着手指像是要把乔瑟夫的裤子勾下来了。
乔瑟夫狠狠打了个颤,他终于从愣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迅速朝后退了一大步,通红着脸做出“停”的手势。
“这是犯规!犯规——!”
“好像我们一开始就没制定什么规则吧?”
西撒一脸淡定若无其事地开始穿衣,接着走到穿衣镜前站定。
乔瑟夫不甘心地瞪着眼,甩甩头试图让脸部的温度都降下去。他跟着走到对方身边,对着西撒上下打量着,然后摸了摸下巴满意地点点头。
“JOJO……”
西撒却是面色复杂地转向乔瑟夫,他指了指镜面。乔瑟夫于是看过去——镜中映出的是悬浮在半空中的衣服,哪里有什么西撒的身影。
他半张着嘴,干巴巴地问:“怎么会这样?”
西撒抿起嘴,随即耸了耸肩,镜面中映出的衣服也跟着抖了抖。“因为那个吧,除了你什么都‘看’不到我。”
“哦……”乔瑟夫抓了抓头发,“那就我来当西撒酱的镜子好了!”
“哈?”
“就是我来看哪里没穿好啦。”
“……”
西撒任由乔瑟夫替他整理着他没有注意到的不听话的小角落,闭上了眼睛。


“西撒西撒,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乔瑟夫问。
“……你没别的事要做了?”
“是啊最近也都有空的。要不要尝尝?”
“你这家伙做出来的东西真的能吃吗。”
——虽然这样说了,西撒还是坐到餐桌边上,示意对方快去做。
乔瑟夫嘿嘿一笑,抓起挂在厨房门上的兔子围裙往身上一套,接着就钻进厨房里开始捣鼓起午餐。
西撒透过敞开的门盯着乔瑟夫的背影发呆。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进食,这具魔偶赠送的身体也不会有饥饿感,可能连味觉都没有。但他对着那双闪耀着期待神色的眼睛怎么也没法把这话说出口。
对方也没让他久等,很快就端来了两盘淋着浅棕色的奇怪酱汁的面条。
“这上面是什么?”
西撒用叉子挑起一束面,盯着,没下口。
坐在对面的乔瑟夫已经低着脑袋开始吃了,听到问话的他抬起头,伸出舌头舔去嘴边的酱汁,然后一脸自豪地回答道:“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为了纪念你还特别把它命名成西撒酱了,这面就叫西撒酱面啦,超好吃的快吃吃看!下次我给你做西撒炒饭吧味道也好棒!是丝吉Q教我做的哦~!”
“等等,为什么名字都要以我来命名啊听上去超怪的。”
“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西撒酱——”
“不,我完全不这么认为。”西撒郁闷地把面条送进嘴里咀嚼,同时在心里庆幸着这具身体是有味觉的,“唔、虽然味道有点怪,但是意外的不错嘛。”
乔瑟夫已经吃完了。他高兴又满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脸上依然显现出得意的神色,“那当然啦,我的西撒最棒了!”
西撒觉得这话哪里不太对,但似乎又没什么不对,最后他决定不去在意这些细节。
“JOJO,你怎么做出来这个的?”
面对这一问题,乔瑟夫神神秘秘地伸出食指摇了摇指头,然后他把手指压上自己的下唇,眨眨眼,“这是秘密。”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会告诉对方他某天不小心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搞混起来才无意中做出了西撒酱。
“还要吗?”
西撒摇摇头。他既没有饥饿感也不会有饱腹感,进食也不过只是尝尝味道而已。
乔瑟夫端起他自己的餐盘,又想来端西撒的,不过被西撒抢先了一步。
“过了这么久突然拥有实体反而有点不适应了,就当做是习惯这具身体的训练吧。”
——对方如此解释道。
乔瑟夫愣了愣,然后展开了比之前灿烂得多的笑容。果然是西撒的灵魂嘛,他轻快地跟在对方后面进了厨房,一起洗起了盘子。
西撒还没意识到自己早已露出马脚,他一边对乔瑟夫抱怨变成幽灵后的种种不便、又数着那样有哪些好处。他像是突然有了说不完的话语,甚至说起了对方在他死后的战斗中的表现。
“我还以为你就要来和我作伴了呢,不过到那时候我也绝对会把你踢回去。真是有你的啊JOJO。”

果然是一直看着我呀西撒酱。
乔瑟夫头一次发现洗盘子也这么危险,到底是什么进了他的眼睛里让他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啊。
西撒千万不要看过来啊。
现在的乔瑟夫·乔斯达脸上的表情一定是非常难看的。
怎么可以让西撒这家伙看到呢。



“乔斯达先生——乔斯达先生在家吗——我是来送水的——”
“我去开门吧。”
乔瑟夫点点头。
西撒用毛巾擦干了手,径直走出厨房向大门迈去。
这时乔瑟夫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赶紧追着跑出去,可惜已经晚了——他听见了送水员的惨叫声,然后他看见西撒带着无辜又懊恼的神色僵在门口,怀里还抱着水桶。
而送水员已经转身跑得远远的了。

他忍不住大笑着拍拍西撒的肩膀。
“以后还是别穿衣服了吧西撒,免得吓到别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撒往他胸膛揍了一拳,接着认真地考虑了起来。


FIN

评论
热度(5)

©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