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这里是骨头!
专注傻白甜,偶尔写写虐
全年五月病及拖延症晚期没得治
↑网页版目录里是所有文章的索引
低产。随缘更新。

以下是目前吃的cp:
BL↓(可逆)
刀剑乱舞/烛俱
全职高手/黄喻+江周+于远
独闯天涯/流风
T&B/兔虎
NARUTO/带卡+佐鸣
APH/米英
Lamento/白茶
Sweet Pool/哲蓉
DMMD/椅苍
JOJO/露仗
我英/胜出+轰出
凹凸/瑞金+安雷+雷卡
CA/盾冬
Merlin/AM
X-Men/EC
Thor/锤基

乙女向/NL↓
梦100/萨奇亚x公主
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
NARUTO/四玖+鹿鞠
FSN/士樱
FZ/切爱丽
FGO/エドぐだ+シロぐだ+男主盾

百合向↓
FGO/女主盾+莫剑+双贞

角色中心/粮食向↓
JOJO/仗助中心+徐伦中心+西&乔
NARUTO/水门班+7班+自来也&长弥南
FATE/卫宫家中心(各人中心)+天草中心+咕哒子中心+卫宫姐弟

[JOJO/混部][JDJ/CJC/仗承仗]恋人未满(单向暗恋/痴汉)三十题

  • ……有点虐?




5.我的嫉妒心+6.只对我微笑可好?(J→C #架空/警局双花【#)
乔瑟夫摇下车窗,把手肘都靠在方向盘上托腮看着车外不远处正在和一名之前上报失窃案的女性交谈的搭档。他敢以他性感的嘴唇发誓,那个花花公子必定又在值班时间里调戏良家妇女了,看那女人脸红得像什么样子。
西撒转过头来,示意他跟过去,那张漂亮的脸上还带着些残留的笑意。
乔瑟夫咂咂嘴下了车。


8.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放着你不管(J→D)
“JOJO,为什么你要一直跟着我?”
“……不可以吗,迪奥?”
迪奥继续向前走着没有回头,他大致能够想象到乔纳森一脸诚恳的询问表情,即使他说了不对方也不会如愿地回到此时该呆着的地方吧。幸而他这次不过是心血来潮出来走走而已,如果被对方打扰了他的某项新计划的话,厌恶对方的程度大概会再上升几个层次。
虽然这种事情对于他迪奥是无所谓的。
“随便你。”
乔纳森便带着苦笑始终跟在后头。


12.碰触到你时,颤抖的指尖(仗→承)
“承太郎先生,你的帽子……”
“唔、谢谢。”
仗助把从大风手里夺回来的承太郎的帽子递到对方手里,接着他不小心碰到了对方温热的手指,他一抖帽子便向地面掉下去了。他慌忙去捡,对方也弯下腰去几乎和他同时出手。他们俩的手在双方都没有碰触到帽子的时候在空中相遇了。仗助像是被烫伤了一样迅速抽回手,承太郎则是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接着捡起帽子戴上。
仗助把一只手背到身后去。
他没办法抑制他胸腔里那颗心脏的跳动,也没办法使手指尖的颤抖停下来。


15.一直看着你的我+1.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J→D,后者我理解成是自己发现了自己对对方的心情但是说不出口这样的意思)
他死去之后成为了被肉体束缚住的幽灵。
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吧。
这一百多年来他都无法远离他曾经的肉体,每天每天都注视着他的宿敌,每天每天都在回忆过去——因为他是幽灵,对方既不能听见他的声音也无法看见他的身形,他打发时间的方法非常有限,当然有时候也能遇见别的灵魂,但他们往往是匆匆离去,或许他们很快就能转世了。
乔纳森看着在黑暗中发出光亮的迪奥的红色的眸子,那似乎与他记忆中的对方重合了。
他忽然意识到,自从迪奥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时,他的目光跟随的最多的人也就是迪奥。而那目光中所携带的东西一变再变,途中似乎变成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曾经的他并没有发现,于是那在他的潜意识中沉睡了起来,而此刻它苏醒了。
不过在那个时候没能够发现并且说出口的东西,他现在依然说不出口。
也无法说出口。


14.你的晚安是我的兴奋剂+17.不愿说晚安(仗→承)
仗助一手枕着头躺在床上,盯着手机屏,手指灵活地移动着。他一遍一遍输入又一次一次删减,最终还是留下了一句话按了发送。
‘好梦,承太郎先生。’
当然是不会有回音的,那头的人大概已经睡下了吧。
仗助点开承太郎发来的最后一封邮件,内容也不过短短一句话——‘睡了,晚安,你也早点睡。’
可就是这短短一句话令仗助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能清晰地浮现出承太郎的模样,他甚至能够想象到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场景。
承太郎一边解着衣服一边向他陈述晚睡的人体的危害,接着把他乖乖上交的手机放到床边与自己的并排摆在一起,然后爬上床越过他的腿在他身边躺下,掖好被子对他说晚安。承太郎转过身背对他侧躺着,他探过去,把半个身子都压在对方身上,这能方便他所取晚安吻,而他的外甥则会非常慷慨地满足他的要求。他们可能还会纠缠一会儿,接着年长者用所谓大人的理性压下冲动并提醒他,他就缩回去躺好。然后他们安静地睡着了。他的手无意识地搁在承太郎的腰上,他还想把脚也横到背向他的男人的身上去,但这动静弄醒了原本就睡得浅的承太郎,于是对方尽量小动作地挣脱以免打扰他的睡眠,结果却令他缠得更紧了。承太郎没法只好闭上眼睛继续睡。

……打住,东方仗助,这不是你该想的。
仗助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但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手机屏上映出的那句话时,笑意又忍不住从他的嘴角蔓延。
他关闭了所有的界面把手机放在床头边,那里没有能让他并排摆在一起的另一部手机;他转了个身侧躺着,然后他发现他的手脚能压住的只有被他抱在怀里的薄被。
他闭上眼睛试图进入睡眠。
晚安,承太郎先生。
仗助张着嘴无声地说。


26.习惯了一直在我身边的你(仗→承)
他终于意识到他在白纸上写了什么。

亿泰走到仗助身边来用手指顶顶他的肩膀,探着头想看清被他的手遮住的字,“呐呐仗助,你在写什么啊?让我看看啦,不会是情书吧?”
“亿泰…才不是情书啊只是刚才在想一道数学题顺手排的草稿!啊啊那道题真是太难了根本就解不出来真让人火大忍不住想要破坏掉什么东西啊--”
仗助说着一把抓起纸迅速地撕了起来。这弄得旁边的亿泰吓了一跳,他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接着拍拍仗助的肩膀,“好啦消消气,不就是道数学题嘛!”
仗助一边回应着一边走向垃圾桶。最后他只是做了一个扔的动作,那些他捏在手中的碎纸片被他的疯狂钻石修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舍不得丢掉,可能是因为这也算是和承太郎先生有关的物品吧?
仗助偷偷地看了眼纸上已经写了四行的“承太郎”,又赶紧折好塞进口袋。

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先生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

仗助苦恼地挥去脑子里像是野草般疯长的思念。


29.想和你手牵手,一起走
好像班上哪个女孩子说过这样的话——手挽手的是闺蜜,手牵手的是情侣。
仗助不动声色地瞄着走在他身旁比他快了半步的空条承太郎,想象了一下他们手心相抵十指相扣一起走在大街上的情景。一定会很怪异吧,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什么的。说不定他自己还会被当成那种明明已经长这么大了却还向长辈撒娇的后辈咧。
承太郎忽然把脸转过来,对他说了句跟上。
仗助赶紧把抬起了那么一点点的手收了回来。


30.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21.你所不知道的我的心声
东方仗助很想、很想、很想那个人。
他放缓了呼吸,握着听筒的手微微颤抖着,心中半是期待半是紧张,在有序的嘟嘟声中等待对方接听。
“喂?”
“……承太郎先生。”
“仗助?什么事?”
“没、没什么……”
“……”
“对不起打扰到你了吧承太郎先生不用在意我真的你继续做你的事就好就当做我手滑了……我、我挂了,承太郎……先生。”
胡乱说完一同不知所言的话,仗助没等对方回应便结束了通话。
他沮丧地捂住脸。
……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些啊。他明明是想告诉那个人,他很想他很想他很想他很想他很喜欢他很喜欢他很想见到他很想拥抱他很想侵犯他——不、最后一个如果说出来绝对会被承太郎先生揍的。
但是他不能。


2.无法组织的语言(J→D)
这真是个煎熬,可乔纳森却不得不接受它。
“你在走神吗?听好了JOJO,既然我迪奥都空出时间来帮你补习了,你就得专心一点。况且爸爸看到你这副样子可是会很伤心的。”迪奥不耐烦地用食指敲击着桌面试图唤回对方的意识。
乔纳森的脸渐渐红起来,他慌乱地低下头唯恐被迪奥看穿他的内心,半是尴尬半是惭愧地道了歉,“对、对不起……”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只要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你的歉意就够了。”迪奥用手点了点某道题,“这是我刚才讲过的,让我来听听你的想法。”
“唔……”乔纳森的脑中一片空白 张了张嘴也只发出了无意义的声音——这本就去他不太擅长的题型,况且刚才迪奥的讲解他完全没有听进去。
只过了几秒而已,看出他窘迫的迪奥咂咂嘴,警告他:“我不会说第三遍的。”
乔纳森羞愧地挺直了背,专心地盯着迪奥的手听着他的声音。
……他似乎又不自觉地走神了。


7.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11.提到你名字时不自觉的心跳和笑容(仗→承)
承太郎先生非常强大,懂得很多,又帅气,总之是个超great的人。
十五厘米的差距虽然让人很不甘心,但也带给他极大的安全感。
有时候话很少弄得他大气不敢喘一下,有时候又长话连篇写下来能成一篇议论性散文啰嗦得像个老妈子。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呢,承太郎先生。
仗助趴在床上把脸埋进臂弯里,生怕被谁看到他嘴角的笑、听见他胸腔中过快的心跳。


9.独占欲与自由的关系+10.你并不属于我(J→D)
乔纳森想,他应该多交些朋友才是。

由于小时候被其他伙伴孤立和迪奥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所接触的同龄人只有迪奥而已。在似乎是拥有了对方的友情的现在,他并不擅长和学校的人相处。不过他经常远远见到迪奥被人们众星捧月般围着,他心下羡慕又怀揣着微妙的不高兴。当然起初年轻的绅士并未察觉到内心这份小小的不悦,然而它日益增长直到他不得不正视它。
他只有迪奥这个朋友,于是他希望迪奥也只有他这个朋友,或者这之上的什么人。
乔纳森知道他心中对迪奥……但这是不允许的。
无论是迪奥只有他一个友人,还是他们相恋这两件事,都是不被允许的——迪奥也好,社会也好,都不会允许。
他强迫自己忘掉这码事。
乔纳森成功交到了许多朋友,迪奥的圈子也逐渐扩大。


13.怎样都不甘心(J→C,乔瑟丝吉)
丝吉•Q挽着篮子走到乔瑟夫身边坐下,打开篮子里的布,把其中她亲手做的煎饼递给丈夫。
乔瑟夫说了声谢啦,不客气地拿起一块含进嘴里咀嚼起来。他的眼珠子却是没动过,一直注视着前方的墓碑。

“那个时候啊,我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在打败瓦姆乌和卡兹之后告诉他。”
乔瑟夫一脸平静地说着。尽管他的咬字并不清晰,但丝吉•Q明白他在说什么。
“可是那个笨蛋,就那样直挺挺地冲进去了。不过我也有错啦,当时说的话太过了。”
他又往嘴里塞了两块小煎饼。
“你说他用什么招式不好,偏偏用泡泡这种脆弱的东西,连带着主人都那么易碎了。”
“明明只相处了一个月不到而已。”
“为什么我和他最后的对话却是吵架啊?”
“他明明比我厉害多了的。”
“明明不过是个花花公子。”
“那算什么啊,求婚的话好歹本人来啊。”
“明明想要告诉他的……”
丝吉•Q听对方一句接一句地说着,没有插话。
她知道乔瑟夫对西撒的感情,她知道他爱着存活的人但也未曾收回对那已逝之人的爱,她知道他心中充斥的无限不甘。
她带着身旁的丈夫的份一起哭了起来。


24.想要一起看更多的未来+21.你所不知道的我的心声(仗→承)
仗助合掌,闭着眼睛在脑子里搜刮了一遍自己想要的东西。
呜啊伤脑筋,有好多东西都很想要啊~~
——不过,果然还是那个。
他睁开眼睛,一口气吹熄了蜡烛。
朋子及被他邀来的朋友都鼓起掌来。
“生日快乐,仗助!”
“谢啦~”
忆泰和康一凑过来问他许了什么愿,他摇着食指不告诉他们——说出来的愿望不就不能实现了嘛!
他偷偷瞄了眼陪老头子来的承太郎。


20.请向我走来,一步就足够(仗→承)
他们要走了。
仗助仰着头看着站在甲板上的老乔瑟夫和承太郎,手里拿着老头子的钱包。老头子还在嘟囔着什么,而承太郎只是静静地看着仗助。
他们的目光相遇了。
仗助在心里祈祷着。
啊啊、不过说得也是,承太郎先生怎么会明白他的内心呢。


22.当成玩笑说出口的真心话(J→D)
“迪奥,我喜欢你。”
听了这话的迪奥差点被茶呛到,他皱着眉看了乔纳森一眼,“这是那个最近流行起来的游戏?已经有好几个学校里的女孩子对我开这种玩笑了。怎么,JOJO你也这么无聊吗?”
“不愧是迪奥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嗯,因为觉得很有趣嘛。”
乔纳森微笑着看回去。
——可是你错了迪奥,这并不是玩笑。


27.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在意你(J→D)
乔纳森用尽所有的力气紧紧抱着迪奥的头颅,即使周围的热度仍在持续上升,他也没有丝毫放松。
他欣慰地想,这一切终于都要结束了。
他轻轻地对怀里的宿敌诉说起来。

我终于能够拯救你,不会再让你犯下错误。
我会和你一起下地狱去,迪奥。


23.是我不够优秀吗?(J→C)
乔瑟夫经常被西撒嫌弃似的数落这数落那,当然他自然不会忍气吞声最后造成你一句我一句地拌嘴,不过面对西撒比他淡定许多的态度他总觉得不甘心。
更令他不甘心的是他一面看这家伙不爽一面无法控制地被那金色的与翠色的光芒吸引了。


25.依恋你的味道(J→D)
浴室里的地板上留着件洁白的衬衫,乔纳森认出那是迪奥的衬衫。他犹豫了一会决定暂时装作没有见到它而不替对方拿过去。
他捡起衬衫,入手是有些潮湿且带着些温暖的触感——他猜想那是刚才迪奥洗澡时的水汽与热度所造成的。
并且还带着迪奥身上清新的好闻味道。
吸引着他的味道


28.直到我们都老了,我依旧会看着你(仗→承)
这只是仗助脑中假想的未来——虽然那对目前只有十七岁的他而言还非常遥远。
当他和承太郎先生都变得很老很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呢?
承太郎先生说不定也会变得痴痴呆呆,听力视力不好了,能力也大不如现在,身高渐渐缩下去脸上长满了皱纹。那个时候他可能还好一点,又能照看好自己也能顾得上对方。
那样也挺开心的啦。


16.无时无刻都能想到你(仗→承)
东方仗助觉得他应该是中毒了。
无论见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他的思路总能从这跳到那儿而唯一的相同的终点便是空条承太郎。
仗助想,他再也不说什么苦恋中的人都很矫情了。


18.只要是你什么都可以(仗→承)
“请问你丢的是黑太郎、白太郎还是紫太郎?”
“只要是承太郎先生什么都可以!”
“太贪心了,你一个承太郎都得不到。”
“oAO?!”


4.才道别就又想见面(仗→承)
思念这玩意儿真的是人自己无法控制的。
距他们离开也只过了两三个小时而已,但仗助没法让自己停止想见承太郎的这个念头。
——不过,没什么事的话他根本没有理由来这里见他吧。
仗助沮丧地揪着花瓣。


3.想拥抱你的冲动(J→D)
这类想法在乔纳森的脑子里浮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他能做的唯有忍耐。
毕竟就算是兄弟之间,毫无理由的拥抱也会显得很奇怪吧?
他只能双手交叉过抱住自己。


FIN

评论
热度(3)

©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