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这里是骨头!
专注傻白甜,偶尔写写虐
全年五月病及拖延症晚期没得治
↑网页版目录里是所有文章的索引
低产。随缘更新。

以下是目前吃的cp:
BL↓(可逆)
刀剑乱舞/烛俱
全职高手/黄喻+江周+于远
独闯天涯/流风
T&B/兔虎
NARUTO/带卡+佐鸣
APH/米英
Lamento/白茶
Sweet Pool/哲蓉
DMMD/椅苍
JOJO/露仗
我英/胜出+轰出
凹凸/瑞金+安雷+雷卡
CA/盾冬
Merlin/AM
X-Men/EC
Thor/锤基

乙女向/NL↓
梦100/萨奇亚x公主
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
NARUTO/四玖+鹿鞠
FSN/士樱
FZ/切爱丽
FGO/エドぐだ+シロぐだ+男主盾

百合向↓
FGO/女主盾+莫剑+双贞

角色中心/粮食向↓
JOJO/仗助中心+徐伦中心+西&乔
NARUTO/水门班+7班+自来也&长弥南
FATE/卫宫家中心(各人中心)+天草中心+咕哒子中心+卫宫姐弟

[JOJO/混部][JDJ/CJC/仗承仗]JOJO的奇妙不知道多少题③

19.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CJ,学园,第三人视角)
给人条活路好吗。
坐在第一排并且挨着窗户的我,从内心深处发出了无奈的呐喊。
就在我前方,隔着一张桌子,我们班上的两棵芳草,正在、做着、微妙的事。
——西撒把乔瑟夫推到窗台边,手搁在人肩上压着,一脸灿烂过头的笑颜。而较高个儿的,眼神乱瞟一副心虚的模样。
好样的,其他男生都在玩儿蛋,就他们俩最前卫,直接光天化日之下在女孩子面前拉拉扯扯玩儿滚窗台。
我努力保持住脸上的表情,偷偷瞅着他们,顺便给A酱打个眼色。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围观从速。
她终于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大叫了一声跑过来蹲在我身旁。但这动静太大了,还在僵持中的两人立刻分开,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心怀遗憾的我们于是去向JOJO打听他这回又干了什么好事,平时他和西撒虽然也吵吵闹闹,但西撒难得这么……主动。令人郁闷的是这家伙笑嘻嘻地说着这是个秘密,接着又神不知鬼不觉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诶诶突然发现JOJO挺白的嘛。”A酱指了指乔瑟夫没扣上纽扣的衬衫领口。我跟着看过去,确实蛮白。
乔瑟夫低头艰难地看向那块地方,点点头,“这边踢足球的时候也不会被太阳晒到啦……嘿嘿~”
不妙。
尽管因为那即将搞怪的标志性笑容敲响了警报,我们还是为他的动作愣了愣…………然后被戳中了笑点。
——他突然伸手机抓住两边的领子把开口拉得更大。
“喂喂你们笑什么啊!”
不行了真的笑得停不下来——
“JOJO,你又在干什么蠢事了吗。对女孩子太失礼了,搞不好弄成性骚扰啊?”
听见西撒的声音,我一边笑一边看过去。
“她们笑得这么欢哪里像是感到不舒服的样子啦……”JOJO小声嘀咕着。
西撒正低着头帮他扣扣子,脑袋几乎顶上乔瑟夫的下巴,乔瑟夫则拼命往后仰着一边嚷嚷“太近了西撒酱”什么的,严重阻碍了西撒的目的。他于是再次制住高大个的肩膀,说了声别动,待乔瑟夫终于乖乖的后,才继续原先手上的动作。
虽然背对着我的西撒的表情我是看不见的,但乔瑟夫脸上弥漫的红晕可是被我逮了正着。

……所以说,你们俩倒是给我条活路啊。



20.两个人要去到哪里,牵着手就是个天地(仗承。抱歉内容没有这么文艺清新()
东方仗助简直不知道是该怨恨还是该感谢那只拥有替身的蝴蝶了。


当时他正在做观察蝴蝶的作业,承太郎恰好路过和他说了会话,一只洁白的蝴蝶也恰好在他们的手上停留了一阵,接着他们的手就莫名其妙地黏在了一块儿——仗助的左手与承太郎的右手——即使用力分开还是会被一股拉力扯回去,手掌心粘着透明的强力胶似的。
那时候他们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他们注意到那只蝴蝶背后隐约浮现的小小的半透明身影。
——“替身使者间会相互吸引”。
……Great.
仗助心下嘀咕,现在要怎么办啊,蝴蝶都飞远了两个人手黏在一起也难追上……
真难搞……。
咦?仗助看了眼大了他十几岁的侄子。承太郎刚才有说话吗?不过没看见他动嘴啊,大概是幻听了吧。
仗助整理起自己的东西。眼下显然没法再继续这份作业了,还是回家打游戏吧——不对,游戏好像也不太方便玩啊~~
他懊恼地握了握拳,而后果是怀里没放好的纸张散了一地。
原本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的承太郎把视线移过来。仗助心想这下丢人丢大发了,而且还是在这个人面前。他赶忙蹲下身去捡,对方在同时默契地靠近了些也蹲下来,用左手捡起别的递给他。
“多谢啦承太郎先生。”
故作镇定地道谢的仗助把纸都好好塞进文件袋箍在怀里,接着两人一块站起来。他仰头看向承太郎。
“承太郎……接下来要怎么办?”
他们的掌心还粘在一起。
再次意识到这点的仗助又把头埋下去,脸上的温度在不断上升,可不能让对方发现他脸红了。
承太郎沉吟了一阵。
“你已经放假了对吧?”
“是的。”
“那么,在这个替身所造成的效果消失之前,你就跟我住吧,东方朋子那边我会解释。”
好像确实没有其他方法了。如果让承太郎住他家的话,这张脸…………估计老妈又要……
不过,是要和这个承太郎一起住啊……嘿。
这时候仗助突然听见耳边响起了心跳一样的声音,节奏比正常的稍快一些。
“你在想什么?”
承太郎用那种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他,弄得他有些心虚。
“唔……我在想今晚吃什么。”他随口说了个。
承太郎压低了些帽檐,五指收紧握住他的手,“走吧。”
仗助点点头跟上,心里则疯狂地打着鼓,他小心翼翼地回握住,接着那令他疑惑许久的响彻耳旁的心跳频率更快了。
说不定那蝴蝶的替身能力其实是掌心相连的两个人能听见对方的心跳,而耳边这个就是承太郎的?仗助被自己的异想天开逗乐了。承太郎先生怎么可能因为他的动作而做出这种反应呢,也绝对不可能知道他的心意的啦。
仗助偷偷瞄了眼承太郎,恰好和对方的视线对上。

在路人们惊异的注视下手牵手好朋友什么的、一只手不方便于是帮对方拉裤链什么的、叫了外卖结果承太郎由于左手不便仗助帮忙喂食什么的……这些问题虽然都很微妙但倒还是想办法度过了。
只是现在——他们要怎么脱衣服呢?
虽说如果要直接睡觉的话,吞不脱衣都无所谓,但是在经这么折腾之后,两人都出了不少汗,不好好洗个热水澡实在不舒服
“承太郎先生……不如先把衣服撕了我再修复好?”
承太郎想了想,同意了。
“就这么干吧。”

真好用啊,替身。


21.锁骨(承仗)
仗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个人走着走着就来找承太郎了,他看着侄子维持了半天的开门姿势,随口掰了个理由说是来求帮助辅导英语。这绝对是胡说,他可是两手空空什么教科书啊资料啊练习啊什么的都没带,他也不认为这个承太郎的临时居所会有什么适合当做教材的书本。
空条承太郎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借口,但他没有戳穿,只是压压帽檐让开身去说了声进来吧。事实上仗助也不需要说什么理由,他们原本就有过约定:只要承太郎人在杜王町,他想要的时候都可以来找,并且承太郎是不会拒绝他的。但仗助觉得别扭,总喜欢找些这样那样的理由,现在的承太郎早已明白其中的潜台词。
仗助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拿过水杯就喝了口。
刚关上门的承太郎看看他,顿了顿,说:“那是昨天的。”
仗助听了强忍着没让水喷出来,结果呛进了气管,弯着腰拼命地咳。
“……其实是不久之前才倒好的。”承太郎走过来轻轻拍着他的背,“怎么样?还好吗?”
“咳咳、好像不太好,是说……承太郎先生你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啊……”
咳了会总算舒服了,仗助把腰直起来,轻声嘀咕。下一秒他感到对方的指腹压在他右边锁骨上,接着来回移动轻轻摩擦着。
“承太郎……?”
对方用指甲点了点,他于是低头看去,那是个泛着红的小块突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蚊子叮了口。
“啧夏天就是麻烦啊,蚊子好多的说……对啦承太郎先生,听说口水可以让写东西消下去,是真的吗?”
其实仗助只是突然想起来就随口一问而已。
“不如你试试看?”
承太郎说着矮下身来,歪着头用他的唇贴上仗助的右锁骨,让舌头把唾液渡出来,半是舔舐半是吸吮地涂抹上去。
仗助毫无准备,只觉得一股微弱的电流从锁骨处和被承太郎钳住的一条手臂窜到全身。还有对方抵着他脖颈的帽子边儿也让他觉得痒痒的,他于是伸手把承太郎的帽子摘下来。
承太郎移开嘴巴,稍稍挺起身子,仗助原本就双腿敞着的坐姿令他十分容易就把膝盖顶进了对方的两腿之间,然后他用手撑着仗助肩膀把人压到沙发背上,脸凑得极近,头顶恰好顶着仗助的头发。
仗助几乎以为承太郎要吻上来了。不过在那之前,他已经被对方的双目夺去了心神。
同时他也没能注意到对方转瞬即逝的笑容。

承太郎直起身,捏了捏仗助的脸,“先去洗澡。”
回过神来的仗助满心郁闷地应了声。



22.开个玩笑而已 (* ̄︶ ̄*)(仗承)
“仗助,我处男膜破了。”
“什么——?!承、承太郎先生你没事吧?!告诉我它原本的位置我用疯狂钻石修——”
“滚。”



——————————————
唔,明天考完语数英就暂时解放了……,虽说还有一个星期。
暑假快来啊(躺)

评论
热度(3)

©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