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这里是骨头!
专注傻白甜,偶尔写写虐
全年五月病及拖延症晚期没得治
↑网页版目录里是所有文章的索引
低产。随缘更新。

以下是目前吃的cp:
BL↓(可逆)
刀剑乱舞/烛俱
全职高手/黄喻+江周+于远
独闯天涯/流风
T&B/兔虎
NARUTO/带卡+佐鸣
APH/米英
Lamento/白茶
Sweet Pool/哲蓉
DMMD/椅苍
JOJO/露仗
我英/胜出+轰出
凹凸/瑞金+安雷+雷卡
CA/盾冬
Merlin/AM
X-Men/EC
Thor/锤基

乙女向/NL↓
梦100/萨奇亚x公主
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
NARUTO/四玖+鹿鞠
FSN/士樱
FZ/切爱丽
FGO/エドぐだ+シロぐだ+男主盾

百合向↓
FGO/女主盾+莫剑+双贞

角色中心/粮食向↓
JOJO/仗助中心+徐伦中心+西&乔
NARUTO/水门班+7班+自来也&长弥南
FATE/卫宫家中心(各人中心)+天草中心+咕哒子中心+卫宫姐弟

[JOJO][空条家]无题

  • 昨天和朋友玩拼字的时候写的,完全凭感觉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 OOC?很短。

 

 

 

 

 

  徐伦喜欢蝴蝶。
  承太郎看着放开他的手转而扑向飞来飞去的蝴蝶的女儿,心里这样想。
  
  “爸爸——”
  面对许久未归的父亲,小徐伦显得很高兴。她飞奔着扑进承太郎的怀里,拿脑袋扭来扭去地蹭着。承太郎揉揉女儿的脑袋,顺手摸了摸不用猜便知道是出自妻子之手的徐伦头上的两个小团子。
  “我回来了。”
  承太郎抱起女儿,对着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妻子说。
  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徐伦凌空蹬着腿,一边用手推着父亲的肩膀一边不满地嘟囔着自己会走路。而承太郎则是收紧了手臂,把徐伦牢牢地圈在怀里。
  
  “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承太郎把一副蝴蝶标本递给徐伦。
  女儿接过后一脸惊喜,她隔着玻璃指着其中的一只蝴蝶,问,“它过会会飞吗?”
  “不会。”承太郎说。
  “不会飞的蝴蝶算什么蝴蝶——”徐伦嘟起嘴。
  “因为它现在是死物,不会飞。”承太郎解释。
  “什么是死物?”徐伦不解地追问。
  承太郎顿了顿,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下意识去压帽子,打算暂时糊弄过去,“因为这蝴蝶成了死物,所以没法飞了。”
  “为什么成为死物的蝴蝶就不能飞了?”徐伦睁大了眼睛继续问,接着她低头看着手上的标本,指尖在玻璃上戳来戳去,“那我把这个盒子打开好不好?打开它们就能飞了。”
  “它们已经不能飞了。”承太郎说。
  “为什么?”
  徐伦又问。
  然后她哭了起来。
  
  
  这一次承太郎回来的时候,为女儿带了三只毛毛虫。
  他把放着毛毛虫的纸盒子搁在桌上,徐伦则好奇地跪在椅子上探着头往里看。
  “这是什么?”她问。
  “毛毛虫。”承太郎答。
  “它们不好看。”她实话实说。
  “变成蝴蝶就好看了。”承太郎说。
  “它们能变成蝴蝶吗?”徐伦惊喜地问。
  “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变成蝴蝶了。”承太郎摸了摸女儿的头。
  
  于是每天每天徐伦都会守在纸盒子前看上许久,直到感觉无聊了才走开。
  有一天她发现毛毛虫们都不见了。
  她急急忙忙叫来母亲。
  母亲指着盒子里的三块虫茧,告诉她,那是毛毛虫。
  “毛毛虫本来不长这样的。”徐伦固执地说。
  “它们在那里面。”妈妈向她解释。
  “它们在里面做什么?不会很闷吗?”徐伦不解地问。
  “它们要在里面变成蝴蝶,然后再出来。”
  “为什么它们能在里面变成蝴蝶?”
  “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徐伦没有得到答案。
  
  蝴蝶出来了。

 

       END

评论
热度(5)

©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