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这里是骨头!
专注傻白甜,偶尔写写虐
全年五月病及拖延症晚期没得治
↑网页版目录里是所有文章的索引
低产。随缘更新。

以下是目前吃的cp:
BL↓(可逆)
刀剑乱舞/烛俱
全职高手/黄喻+江周+于远
独闯天涯/流风
T&B/兔虎
NARUTO/带卡+佐鸣
APH/米英
Lamento/白茶
Sweet Pool/哲蓉
DMMD/椅苍
JOJO/露仗
我英/胜出+轰出
凹凸/瑞金+安雷+雷卡
CA/盾冬
Merlin/AM
X-Men/EC
Thor/锤基

乙女向/NL↓
梦100/萨奇亚x公主
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
NARUTO/四玖+鹿鞠
FSN/士樱
FZ/切爱丽
FGO/エドぐだ+シロぐだ+男主盾

百合向↓
FGO/女主盾+莫剑+双贞

角色中心/粮食向↓
JOJO/仗助中心+徐伦中心+西&乔
NARUTO/水门班+7班+自来也&长弥南
FATE/卫宫家中心(各人中心)+天草中心+咕哒子中心+卫宫姐弟

[火村英生的推理][火有]琐碎细节三十题选

剧主。

有恋爱中,有双向暗恋不自知,有暧昧。

段子。

旧文。之所以是选是因为……不ken一ding定bu会把三十题都写了。

OOC





1.睡眼朦胧时

今天,我醒得比较早一些。

我向右略微偏过头,火村的脸庞近在咫尺,是一张无防备的可爱睡颜。我一动也不动地就那样盯着他看,居然看到他即将醒来也没来得及移开视线。

他还没有睡醒,只是微微睁开了眼,一脸迷茫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偷偷地笑。

我想,我有些明白为什么平日里醒来时,总会先见到这个人的笑颜了。


2.早安

“有栖,早安。”

火村轻声说着,用左手撑起脑袋,脸慢慢地向我靠近。

是morning kiss吗?

我这样想着,手先于意识地推开了他,留下一句”早安“,便爬起来匆匆走向卫生间。

我要事先声明,这并不是我害羞的表现。

起床后,不就是要洗脸刷牙吗?


3.必不可少的食物/饮品

总算是赶在截稿日期前完成了。

我放松地缩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咖啡才发现它早已冷得彻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两个小时前,好像是他把温热的咖啡放在了桌上,让我早点休息的。

…啊,因为脑内的故事进展太顺畅,都写得入迷了。

好像有些冷落了火村呢。

抱歉啦,现在说一声迟来的晚安吧。 


4.对于大了一号的衣服的处理办法

果然,人还是需要谨慎一些比较好。

完全没有料到在晴朗的午后会突然下起雨来的我,穿着湿透了的衣服出现在火村的住所。

时绘婆婆和火村见到我这副样子,一个赶紧为我倒来一杯热茶,一个劝着我快去洗澡。我匆匆忙忙喝下几口,感觉到胃暖了起来,接着便被推进了浴室,这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等等!这边没有我的衣服啊!”我把门打开一个小缝探出了头,朝着火村的背影喊道。

“我去拿我的衣服,你就先穿一下吧。”火村头也不回地走了。

哦。我轻轻地发出一声代表了肯定意义的语气词,关上门,迅速地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我再也不想碰到没有带伞的雨天了。


将身体泡在温度适宜的水中,所有的不愉快都消失无踪,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因为太过舒适,我几乎想要永远待在这样温暖的水中,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所幸响起的敲门声让我清新过来,才不至于在二十分钟过后由火村把我捞起来。

“有栖,我进来了。”

应着声,我徒劳地让自己尽量下沉一些。

“衣服,还有浴巾。”他向我示意着,放在了一边,“你可别睡着了啊。”

“才不会啦!”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我不禁提高了音量。

啪地一声,火村关上了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偷笑。

结果因为这回事,我很快就离开了温水的怀抱。恐怕连十分钟都不到。

火村的身量高我一些,他的衣服穿在我身上自然是不合身的,我把袖子提上去,又卷起了裤管,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就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屁孩。

走出去后,被提起来的袖子滑了下去,我不再管它,走向沙发对桃子甩着袖子nyanya地叫。

当然我也不是故意把袖子重重地甩到抱着猫的火村腿上的。

火村抬手摸摸我的头。

是不是又把我当成撒娇的猫了啊。

我学着炸毛的猫咪凶狠地叫了一声。

“乖哦,乖哦,アリス~”

火村像是爱上了我头发的触感,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就像抚摸猫那样的温柔。我不敢抬头看他,只好伸手去抚摸桃子毛茸茸的脑袋。

明明他怀里有真正的猫嘛。


5.忘记事情的惯有表现

火村拿着纸条愁眉苦脸。

果然还是得去找有栖啊。这种事,还是身为推理作家的他更为擅长吧。

想着房东婆婆拜托他的样子,火村叹了口气。


6.口头禅

把时绘婆婆给的迷题解开以后,对方给了有栖一个大大的拥抱,便高兴地去找自己遗忘在某处的“宝物”了。

「この犯罪は,美しくない」

有栖盯着火村,像是恶作剧一般这样念到。

火村无言地摸了摸他的头。


7.标志性小动作

我不知道火村有没有发现,当他在思考的时候,总是会抚摸着自己的下唇。

我有没有说过他的嘴唇很性感呢?虽然这样评价自己的男性友人似乎有些奇怪,不过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因而每当我注意到他做出这样的动作时,都有种心里痒痒的感觉——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他这样真的很撩人。

如果他好好打理一下那头杂乱的毛,再老老实实穿上正经的装束,恐怕能迷倒不少小姑娘。

不过,火村还是保持原样就好。


8.无声状况下表现出同意/拒绝

如果说我和火村有什么分歧,那么万分重要又无关紧要的一个,就是他选择了酱油,而我选择了酱汁。

这个人总是试图把我拉到酱油派——理所当然地失败了无数回。

逐渐地,我从不断喊着“不要不要”一边格挡他的进攻(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强行把酱油倒上去的),到一发现他有把酱油往这边挪过来的意图时就使劲儿瞪眼。

我,有栖川有栖,在这一点上绝不退让!

遗憾的是,火村好像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12.意料之外的反差

火村英生,主讲英都大学社会学部犯罪社会学课程的副教授,姑且算是高大英俊,是个有烟瘾的三十代大叔。

然而,他非常喜欢猫。

在学生们的印象中,这恐怕是难以想象的场景吧。

我微笑地看着正在逗猫的火村,享受着久违的安宁。

没有赶稿地狱,没有棘手的案件,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平和生活。

真好啊。

“你是老头子吗,有栖?”

我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才不是啦!我只是感叹一下嘛。如果总是这样的生活,我也会觉得无聊的啊。”

仿佛是在响应我的话,火村的手机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锅岛警部的名字。

“有栖,准备一下吧。”

“是是~”

于是接下来,就是侦探与助手mode啦。


13.对于普通事件的处理方法

“火村~~!”

我向走近的恋人求救。

此刻,我正被锁链束缚在柱子边,不停地挣扎着。

火村看了我一眼,先是观察了一下四周。

屋子里的摆设并没有什么异常,看上去没有缺失什么物品。桌子上还摆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边上有一碟小点心。

“时绘婆婆呢?”

火村走到我身边来,绕着柱子转圈,似乎是在观察锁链。在他的注视下,总觉得有些不妙的我停止了挣扎。

“刚刚出去了。你先来帮我一下嘛。”

我艰难地用脚踢踢他的鞋子以示催促。

“是时绘婆婆吧?你先把自己缠起来,然后由她来完成最后的工作以及上锁,”火村拨弄着处于我后颈位置的密码锁,需要将四个转轮都转动到正确的位置才能打开,“密码是多少?”

“是多少呢~~”我轻轻摇晃着身体,用轻快的语气反问着。

没错没错,这里才是正餐!

仅仅只是把自己绑在柱子上这回事,连我都能一眼看穿。

“不来点提示吗?”

“我和你的名字。”

虽然是之前临时想到的简单迷题啦。

火村重复着我的话,缓缓地念出了我的名字。

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向外吐着,这样的念法我是第一次听到,莫名地有些害羞。

火村的指尖似乎是不经意地抚过了后颈上的皮肤,有些痒痒的。

大概是只能思考而什么事都不做的原因,时间过得尤其慢。我无聊地在脑海中进行着自己的解谜过程——把两个名字转化为罗马音,各自取出姓与名的首字母,其在字母表中的顺序所对应的数字就是答案。

这个迷题果然是太简单了,很容易就能联想到。

这时,身后传来了动静。

密码锁被打开了。

尽管一开始就清楚这绝对不是能够难倒火村的题目,我还是感到了一丝沮丧。

“你这样,还真像一个极力引起丈夫注意的奇怪妻子啊。”

火村一边帮助我解开锁链,一边说道。

“新婚游戏早就已经结束了!”

“那就是熟年夫妇游戏喽?”

我无言以对。


14.对于突发紧急情况的应对

“火村,请和我交往。”

面对用谈论非常平常的事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的有栖,火村定格了。

……一点反应都不给吗?

有栖开始反省这个直球打得是不是太直了。

他低下头,不期然间被副教授按进了怀里。

“那我就将就一下,收了你这个没有异性缘的家伙吧。”


15.签名的花样

“是签售会啊~~”

火村捧着一本书,却并没有看进去多少。

他的有栖正坐在一边,挂着一脸的傻笑,不断练习着签名,口中念念有词。

是啊是啊,对于一名作家来说,第一次签售会确实值得兴奋。

火村斜眼看着有栖写出一个又一个花式签名,又默默地低头看书。

有栖川有栖新出一本书都会送他一本,附上朴素的签名。

嘛,不过有栖的字本来就挺好看的。




TBC???

看看这么多问号就知道不ken一ding定bu会有后续了。

不好意思打tag

评论
热度(1)

©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