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这里是骨头!
专注傻白甜,偶尔写写虐
全年五月病及拖延症晚期没得治
↑网页版目录里是所有文章的索引
低产。随缘更新。

以下是目前吃的cp:
BL↓(可逆)
刀剑乱舞/烛俱
全职高手/黄喻+江周+于远
独闯天涯/流风
T&B/兔虎
NARUTO/带卡+佐鸣
APH/米英
Lamento/白茶
Sweet Pool/哲蓉
DMMD/椅苍
JOJO/露仗
我英/胜出+轰出
凹凸/瑞金+安雷+雷卡
CA/盾冬
Merlin/AM
X-Men/EC
Thor/锤基

乙女向/NL↓
梦100/萨奇亚x公主
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
NARUTO/四玖+鹿鞠
FSN/士樱
FZ/切爱丽
FGO/エドぐだ+シロぐだ+男主盾

百合向↓
FGO/女主盾+莫剑+双贞

角色中心/粮食向↓
JOJO/仗助中心+徐伦中心+西&乔
NARUTO/水门班+7班+自来也&长弥南
FATE/卫宫家中心(各人中心)+天草中心+咕哒子中心+卫宫姐弟

[独闯]段子集(3.21更9)

  • 独闯的段子啦,以后就放在这里咯,大概是流风比较多……吧

  • ooc?



9.流风

我给讲个故事:

从前有个人,他的名字叫叶凯,他有一个小伙伴,名字叫欧烨。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我的故事讲完了。



8.流风流

“人在江湖”终于有了夜晚。

某一天,通宵了的流月就是在这样一个月圆风高的夜晚,拉着同样通了宵的风萧萧跑了。

“带你去个好地方!”流月说。

于是风萧萧就揣着满心好奇跟上去,差点儿就跑到了流月的前头。

他们穿过山贼窟,越过新手村,然后到了一处溪流边。

溪流是在不停流动的溪流,明亮的月光撒上去,便成了流动的月光。

风萧萧不禁把诡异的目光射向流月。

流月回以无辜的眼神。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风萧萧问。

流月倒。

“你……不觉得这里很有氛围吗?”

“什么氛围?”风萧萧东张西望,“哎哟……你看那是啥,我觉得好像有杀气!”

流月随着他的指向看过去,看到溪上一条长着翅膀目露凶光的巨型飞鱼。他不禁悲从中来。论坛上不是说这里很安全很浪漫很适合调情就是离一百级的练级区稍稍近了那么一点儿吗?这驴人的吧哪个光棍出来报复社会啊?

他在心里诅咒那个叫风雨飘摇的楼主。

总之,先把灯泡干掉再说!

在二人的围攻之下,飞鱼终究还是一命呜呼。

“原来你发现新的怪啦!这地方怪偏的,早和我说嘛!还好月亮挺亮的不然都看不见。”风萧萧说。

流月盯着逐渐平息的水面,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来:“今晚的月色挺好看的。”

风萧萧一愣,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溪,接着看向流月。

许是夜色迷蒙,风萧萧竟觉得流月比往常还要好看。

“嗯,是挺好看的。”

然后他这么说。


(题外话,我每次都觉得,流月出刀的描写实在是太苏了……

其实中间本来没想插一段,但是既然想到了,我还是不想放过这一次黑无痕的机会【何

我……我真的不是无痕黑,看我真诚的双眼!【【)




7.流风

风萧萧坐在窗户边儿一脸惆怅。

流月很好奇他为啥这几天老唉声叹气的。

“我想谈恋爱。”风萧萧说。

“那就谈呗!”流月说。

“没有喜欢的女孩子!”风萧萧一脸愁苦。

“柳若絮?”流月说。

“没感觉。”风萧萧说。

流月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而且重色轻友会不会被追着砍啊!”风萧萧嘟囔。

“会的会的!”流月吓他。

不过风萧萧是谁呀?江湖第一快会怕人追吗?

流月眼珠子一转,笑着提议:“你既然想谈恋爱又不想重色轻友,那你干脆和我谈呗?”

风萧萧呆住。

“……啊?”



6.伪剑痕/剑雪/飞花(花为伴)/释崖/流风(一剑东来后又发展成一大帮了的前提这样……)

一剑冲天寻了处高地围观飞龙山庄和一剑东来打群架,剑无痕在后面跳高中。

一剑冲天啧啧啧地看着,随手拉出系统面板给剑无痕去了条消息:快点啊!

剑无痕:你敢不敢拉我上来!

一剑冲天:唉,真是不争气!

一剑冲天一跃冲地,就见着剑无痕那张铁青铁青的面孔,轻咳一声,搂上剑无痕的腰,脚下一蹬便带着人上了楼顶。

站定,松手。剑无痕朝一剑冲天比了个中指。

一剑冲天作势要把他踹下去。

剑无痕转头,专注地看下边的混乱局面。

于是大高手一脸满意的奸笑。

剑无痕心里那个不爽啊!就把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朝下面大喊:“在一起!”

下面两大帮派早已战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是旗鼓相当,看得围观群众都有些食之无味但又弃之可惜,这回听到点不一样的声音,立刻都是精神一振,也不管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就扯着嗓子跟着瞎起哄起来,顿时场边充满了“在一起”的口号,甚至还有喊“亲一个”的。

飞云和释手洗的脸当时就黑了,手上也十分默契地停了下来,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帮众看着帮主都停了,也渐渐消停下来,原本捉对厮杀的一群人都在互相瞪眼,气氛诡异至极,此时围观群众又是一阵调侃,什么“眉来眼去”都出来了。

两大帮主见这架也打不下去了,干脆地都是一抱拳,皮笑肉不笑的,互道一声后会有期,便领着帮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

一剑冲天看着剑无痕,那表情与“恨铁不成钢”很是相似。

剑无痕插腰狂笑:“哈哈哈哈哈叫你老耍我!”

一剑冲天的手按上剑柄:“看来今天就要拿你来祭祭我的剑了!”

剑无痕脸色一变,道:“你不要乱来啊!”

“我一剑冲天向来说到做到!”一剑冲天说。

两人表面上剑拔弩张,暗自都在准备给风萧萧发消息,结果一看好友列表中那灰扑扑的三个字,立刻都是菊花一紧。妈的,这臭小子居然不在线!

一剑冲天只好给剑无痕发了消息:快,一秒被我揍趴下!

剑无痕骂骂咧咧地回过来:日!怎么不是你被我揍趴下啊!

一剑冲天:我好歹是前江湖第一高手好不!

剑无痕:哈哈,我曾经的手下败将。

一剑冲天:放屁,除了那一次你有赢过我吗?

剑无痕:我就怕一不小心把你砍死了还没出过全力呢!

一剑冲天:呵呵,无痕兄真是太谦虚了。

剑无痕:哪里哪里,一剑兄比我谦虚多了!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吐着垃圾话,面上依然是一片严肃,还未散去的围观群众见又有好戏,都是停着没走,现在看两位高手中的高手间那紧张的气氛都是大气也不好意思喘一口。

又是一阵对峙,一剑冲天忽而一笑,放下了手:“不过我们是朋友嘛!打打杀杀什么的太伤感情了。”

剑无痕也一脸和气地笑笑:“是啊!”

群众们吐血,还以为要打起来了呢,哪想到这么虎头蛇尾的。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在一起!亲一个!”,于是又一波口号轰炸来了。

剑无痕一看,菊花又是一紧,真他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幸而两人都是脸皮极厚,对此一点表示也没有,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朝人民群众一个潇洒的挥手,很有高手风范地飘飘离场。

这一天,论坛上又是一片血雨腥风。什么“相爱相杀——讲述飞云与释手洗的前世今生”、“闻着伤心听者流泪——一帮之主背后的故事”、“那年江湖,再也没有什么纯友谊了”、“当年雨中初会,如今携手相伴”、“一剑冲天与剑无痕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等等等等。广大人民群众集思广益,纷纷为喜闻乐见的八卦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构造了一出出年度大戏,令不明真相者叹为观止,几位当事人泪流满面。

 

飞云:为伴,相信我,我和释手洗什么都没有!

花为伴: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释手洗:崖下,相信我,我和飞云什么都没有!

崖下魂:哦,我最近研究出了个新的毒药,要不要来试一试?

 

一剑冲天:雪依,你听我解释啊!我和无痕那小子真的什么都没有!

何雪依:本子工事中。

一剑冲天觉得,这真是个美丽又残酷的世界。

 

至于绯闻中心的另一人又怎么样吧……

剑无痕悲愤:“靠!我又没有可以解释的对象说个屁啊!”

流月和风萧萧手拉手为他点上一根蜡烛。

(别人打架的时候楼上喊“在一起”的原梗@我的损友是个极品:昨晚宿舍熄灯正准备睡觉,宿舍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我一看是一伙人在打群架,一个宿舍兄弟没看清以为是有人在宿舍下面表白(女宿舍就在旁边),他就嚎了一嗓子:"在一起,在一起",当时很多人在楼上围观,他这一嚎,很多不明真相的也在跟着喊,还有喊亲一个的,喊了一会最后俩伙人就打不下去了)



1.流风

一天,流月同风萧萧一起坐在一萧茶楼的屋顶上晒太阳,突然就聊起了江湖中的群伤武功。

流血提了另外几位,却偏偏没说风萧萧。

“我的‘流月回雪’也是很有内涵的!”风萧萧不满。

流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哦?‘流月回雪’?”

“不对!!是‘流风回雪’!!”

“原来是叫‘流风回雪’啊。”流月刻意在‘流风’二字上加了重音。

风萧萧又急又羞,脸红得和猴屁股似的。

流月哈哈大笑起来。



2.流风

  流月长呼一口气,问道:“你知道心在哪里吗?”

  风萧萧一愣,没想到流月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不过这也太藐视他的智商了,于是风萧萧抬手朝自己赤裸的胸膛比划了一下。

  “在这儿啊。”

  流月便挂着懒懒的笑往风萧萧的心口部位亲了亲:“真巧,我的心也在这儿。”

  风萧萧心想尼玛今天流月吃错药了不成怎么这么肉麻,但脸还是腾一下红了。



——————————

顺说不知道为什么,想写流风时脑子里除了黄就是黄,为了他俩我简直大开荤戒真是(。)

除了脸红我还会写什么???

颤抖着打下了tag【????




3.流风

2014年幸福接力点名第一季。
大名:风萧萧
你生日:你猜~
身高:嘿嘿嘿……
脾气好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现在幸福么:嗯
你生气时一般干什么:耍飞刀
你异性缘好不:好像不太好
你信一见钟情吗:相信
点名的是什么人: 流月
你想过和点名的人在一起么:没有,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了:-D
仔细想想点名的人优点:重情重义,脑子转得很快!
跨年和谁一起过:oh!yeah!
你好朋友背叛你会挽留么:不会
你喜欢吃什么:西瓜,核桃
你喜欢什么颜色:白色,黄色
你不喜欢和什么人打交道:城府深的,不把朋友当回事的
评价下自己:江湖第一!
你2014年愿望:唔……多有点热闹看吧!
点十个好友吧:
@流月 (没说不能回点哦!) 
@逍遥居士
@旭日
@聚宝盆
@剑无痕
@一剑冲天
@柳若絮
@崖下魂
@释手洗
@龙腾虎跃



4.流风

“小叶叶~~~”流月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拖足了音。

风萧萧把玩着“暴雨”,冷冷地看着流月,手一扬便将飞刀扔了出去。流月下意识闭上了眼,破风声在耳边炸开、消失,他睁开眼,看了看离脑袋不远的飞刀,刀身有一半没入木桌子里,尾部微微发着颤,留下一串细小的嗡声,接着迅速被掩埋在周围的嘈杂中。

流月的姿势换也没换,掀起眼皮就见着风萧萧在瞪他,于是笑容一敛,努力摆出严肃的神情来,配上那个没骨头的样儿怎么看怎么假。

“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竟也敢顶风作案,跟我到衙门走一趟吧!”

风萧萧脸都绿了,他一不小心就回忆起当年初入江湖时,被无耻的系统NPC抓到牢狱的那一刻。

“风萧萧,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流月一脸正气地道。

风萧萧翻了翻白眼,道:“去你妈的!”

“有你这么和官老爷说话的吗?”流月满脸怒。

风萧萧一掌拍上流月的额头,把流月拍得头晕眼花,只听见风萧萧疑惑的声音:“不烫呀,难道是脑子坏掉啦?”

流月也是一巴掌拍开风萧萧的手,直起腰来气势十足地叫道:“风萧萧!”

被点到名的风萧萧同学也不甘示弱地大叫:“流月!”

流月又是一声大喊:“风萧萧!”

风萧萧也跟着大喊:“流月!”

周围霎时间安静下来,两人被一堆诡异的目光包围了。

“不害臊,太不害臊了!”一人自以为小声地说,结果两位高手都听到了。

“系统商店什么时候出售墨镜啊!”一人放下茶杯仰天长叹。

“这对小基佬怎么这么甜555555555”一人捂脸而泣。

风萧萧脸一红。流月一副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又大叫一声:“风萧萧!”

风萧萧这回不好意思跟着叫了:“干什么!”

流月挺想学着其他前辈那样回一句“你”的,不过这么大庭广众的他也不太好意思,也不再点名了:“不要拿我和你相提并论造吗!”

风萧萧脸一白,琢磨这话是几个意思,接着就见流月一脸贱笑地指了指脑门。

风萧萧的脸立刻黑掉了,他只说了一个字:“滚。”



5.欧叶

叶凯把脑袋所在围巾的包围圈内,搓着手,发抖。

欧烨与他共围着一条长长的围巾,也缩着脑袋,搓手,发抖。

“冷冷冷冷冷冷……”叶凯说。

“我也好冷冷冷冷冷冷……”欧烨说。

“我们要去哪里里里里里……”叶凯说。

“不是你说出来溜达一下的吗吗吗吗吗……”欧烨说。

“我们回家吧!!”叶凯说。

“好主意!”欧烨说。

【嗯……完全意味不明的小段子【……

评论(3)
热度(33)

©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